AD
 > 旅游 > 正文

[本国情诗英文]本国情诗锡伯族美女

[2019-04-10 11:47:49] 来源: 编辑: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  情诗是国际文学的 滥觞,中国文学由诗经开端,官方文学中始有了情诗的记载。本篇首要谈谈情诗与 异体诗和诗篇的分类。以下是与我们共kissxsis亲吻姐姐享的外国情诗,供我们学

  情诗是国际文学的 滥觞,中国文学由诗经开端,官方文学中始有了情诗的记载。本篇首要谈谈情诗与 异体诗和诗篇的分类。以下是与我们共kissxsis亲吻姐姐享的外国情诗,供我们学习参阅!

 ∪泄曲雪莱

初眠梦见了你,我从这美梦里醒来,风儿正悄悄地呼吸,星星放射着光荣;午夜初眠梦见了你,呵,我起来,听凭脚步把我带到你的门户。

 ’游的乐曲昏倒在幽暗而幽静的水上,金香

个字常被人乱用,我不想再乱用它;有一种爱情不被垂青,你岂能再小看它?有一种期望太像失望,稳重也无法压碎;只求怜惜起自你心上,对我就万分宝贵。

献的不能叫爱情,它只算得是崇拜,连上天对它都肯垂青,想你该不致见外?这有如飞蛾向往星天,暗夜想拥抱天明,怎能不让凄惨的尘寰对悠远事物倾慕?

  当你老了叶芝

  当你老了,头白了,睡思昏眩,炉火旁打盹,请嚷这部诗篇,渐渐读,回想你曩昔目光的柔软,回想它们旧日浓重的暗影;多少人爱你芳华欢乐的时辰,倾慕你的美丽,假意或许诚心,只要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魂灵,爱你衰老了的脸上苦楚的皱纹;垂下头来,在红光闪烁的炉子旁,凄然地悄悄倾诉那爱情的消逝,在头顶的山上它慢慢踱着脚步,在一群星星中心隐藏着脸庞。

吟歌德

  你又把静的雾辉笼遍了林涧,我魂灵也再回融解个彻底;我遍向我的田园轻展着柔盼,像一个至交的眼亲热地相关。我的心常震荡hdbits着悲欢的余音。在苦与乐间踯躅当寂寥无人。

  流罢,心爱的杏!我永不再乐:密誓、偎抱与欢歌皆这样流过。我也曾一度占有这绝世异珍!徒使你满心烦忧永不能忘情!鸣95599.sh罢,沿谷的杏,不息也不宁,鸣罢,请为我的歌低和着清音!任在严冽的冬宵你波澜怒涨,或在艳阳的春朝催嫩蕊争放。美好呀,谁能无憎去避世

,怀抱着一个知己与他共安享。那人们所猜不中或想不到的穿过胸中的迷宫徜徉在夜里。

∪里的美少女麦凯格

∵菜的静物画和凝视它的你 那么地静。

  那静物画中的种种颜色 以其本身存在的强度 震颤。假设没有光 它们又能怎样?

  陌生人,我喜汇 如此静静地站立 在你携带着的光的强度里。

  你与我之间希梅内斯

  你与我之间,爱情竟如此淡漠、镇定而又纯真,像通明的空气,像明澈的流水,在那天上月和水中月之间奔涌。

 白帕斯

 剥蚀的廊柱之下,你那浅红的长发,是夏天的闪电,以甜美的强暴的力气崎岖于黑夜的脊背。

  梦里的漆黑的流水在废墟间涌淌,从虚无中构成了你:苦楚的发辫,现已忘记。夜色中湿润的岸边,横陈着拍击着一片梦游里的海洋,一无所见。

 的心灵和我的全部卡蒙斯

 的心灵和我的全部我都愿你拿去,只求你给我留下一双眼睛,让我能看到你。

的身上没有不曾被你降服的东西。你夺去了它的生命,也就将它的逝世携去,假如我还须失掉什么,希望你将我带去,只求你给我留下一双眼睛,让我能看到你。

恩普希金

得那美好的一瞬:在我的面前呈现了你,有如稍纵即逝的幻影,有如纯真之美的精灵。

望的忧虑的摧残中,在喧哗的虚幻的困扰中,我的耳边持久地响着你温顺的声响,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心爱的面影。

时代曩昔了。暴烈的热情驱散了往日的愿望,所以我忘记了你温顺的声响,还有你那天仙似的面影。

乡僻壤,在软禁的昏暗日子中,我的年月就那样静静地消逝,没有向往,没有创意,没有眼泪,没有生命,也没有爱情。

  现在魂灵已开端觉悟:所以在我的面前有呈现了你,有如稍纵即逝的幻影,有如纯真之美的精灵。

 的心狂喜地跳动,为了它全部又从头复苏,有了向往,有了创意,有了生命,有了眼泪,也有了爱情。

为您推荐